我的流金岁月

25 December 2012

飞往砂拉越前传

也许是住在飞机场附近的关系,常看飞机在空中飞过,甚至常在走过机场边的小路时看到飞机起飞或降落的英姿,两个孩子对乘搭飞机没有表现出很大的期待。之前带个过他们飞过几个地方,浮罗交怡,槟城,吉隆坡,这次是第一次飞越南中国海。

这是年终假期第三个星期的星期二,之前的两个星期我们都在各地奔驰,回居銮探望父母是假期开始必定要做的事情,也到新加坡跟孩子们的玩伴玩了四天三夜,婆婆生日是每年的大事,一定得到吉隆坡去祝贺,两场《女人与小孩》新书发表会在新山和怡保,必需抽空去主讲,临时挤出两天半时间去参与的黄德先生绿色行,更是一定得参与之事。

这样东奔西跑,南下北上的过得满满的两个星期一结束,星期一晚上八点才到家,第二天中午十点半就到机场去,搭上了飞往东马的飞机。

新加坡之旅
阿雍在巴士上。



在组屋楼下玩。


跟玩伴合照。


在旁陪玩的我看着新加坡的天空。
去图书馆借书。







带朋友的女儿去上课程,然后带阿雍去吃面。
后来下很大的雨,我们四人去买了雨伞,回家。

继续玩。



黄德先生发起的绿色行,我带着两个孩子去参与三天两夜。第一天去时大伙儿已经走完全程,于是就到文冬去留宿朋友家,第二天走了一天,第三天就去怡保演讲,之后就回吉隆坡婆婆的生日聚会,星期天,再度跟两个孩子走到街头去,捍卫我们不要稀土厂的立场。

第一天走完之后,开车回吉隆坡,走过云顶山脚,顺道上山乘坐缆车,遇到带着两个孩子的朋友,一起上山,在山上晃晃,又下山来。





绿色行之后,偶遇另外五个绿衣人,一共八位绿衣人一起去云顶乘坐缆车,引起旁人侧目。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