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流金岁月

17 September 2010

如果我是西施

如果我是西施,我才不会去当个棋子让人这样差来遣去。

但是,你知道,古时代的宫女就是这么一回事,不是当权贵们的玩物就是当他们的棋子,我比较悲哀的是,我两者兼是:被当着棋子让另一个男人当玩物。

在那个年代,女人的美丽是男人的资源,男人能够以女人的美貌指数来把 她们打发到对他们最有利的地方去。美丽的女人可以被当着宝物献给皇上,如果有幸得皇上宠爱,那么献宝的人就得到不少实际的好处。

活在现今这个时代多么好,女人的美丽是自己的资产,可以用之来迷惑那些可以给她一辈子安稳的男人们。在求职时也能因为美丽,在与工作能力和资历相等的人竞争特定的职位时有优势。这不是乱说,这些都是很多调查报告所说明的,大家都知道,这是职场潜规则。

可惜我不生在现代,我不能为自己做主,我的美丽让我被赋予迷惑敌对人士的任务,于是不得不忍辱负重,以身许国,去迷惑吴王夫差,让他不理国事,以便越王勾践能喘口气,重整旗鼓。

老实说,吴王夫差对我实在不坏,以一个普通的女子来说,被一个男人这样对待,应该是以德相报才是,但我没有,我处心积虑让他一败涂地。

对越王勾践来说我是成就了他的人,但这混帐居然完全没有为我着想,他应该知道自己成功之后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,但他宁愿安他的排庆功宴都没有安排我的生死。

对,都说了,我只是他们的棋子。我的美丽只是他们的工具,是他们干掉吴王的武器。

若我有幸在黄泉路上遇到我的娘亲,一定会问她干嘛把我早生了两千多年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